午夜激情影院

注冊

對話周國平:青春期,一定要和書戀愛


來源:中國新聞網

原標題:對話周國平:青春期,一定要和書戀愛編者按:對話熱門人物,了解新聞背后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還是一人千面?開腔,不只是語言的交流,更是靈魂的觸碰。在這里,新聞主角變得更加立體。如今,74歲的周國平保

原標題:對話周國平:青春期,一定要和書戀愛

編者按:

對話熱門人物,了解新聞背后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還是一人千面?開腔,不只是語言的交流,更是靈魂的觸碰。在這里,新聞主角變得更加立體。

如今,74歲的周國平保持著非常規律的生活:每天早晨從公園走一大圈,來到工作室開始讀書和寫作,傍晚再從公園繞一小圈回家。如果有工作就寫作,如果沒有任務就開始閱讀。

作為知名作家,周國平的文章絕大多數人都不陌生,而作為學者,周國平是以尼采研究走入大眾的視線,上世紀80年代,他的《尼采:在世紀的轉折點上》曾掀起當時國內的“尼采熱”。

近日,周國平的五本尼采譯著及兩本研究專著先后出版。一面是哲學、一面是文學,他依然保持著勤奮地創作。因為在他看來,寫作與閱讀的生活,已經成為本能。

談哲學

尼采,是屬于青年人的

周國平坦言,自己走上哲學的道路是“歪打正著”。

上中學的時候,他一直是數學課代表,尤其癡迷解數學幾何題,但語文作文也寫得很好,正矛盾的時候,他看到“哲學是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概括和總結”,心想這樣兩門科目都可以學了。于是,在幾乎沒讀過哲學書的情況下,他填報了北京大學的哲學系。

17歲進入大學,周國平說自己是在和書談戀愛,每天晚上看書到熄燈,就跑到廁所、走廊繼續看:“讀書成了我生活的第一需要,我想是那段時間養成的習慣。”

上世紀八十年代研究生畢業,他留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,開始集中研究起尼采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1998年,周國平在瑞士尼采故居。來源:受訪者供圖。

跟多數人對尼采的“狂人”印象不同,周國平眼里的尼采是一個很真誠去思考人生問題的人,他一開始就對人生意義感到悲觀,并努力為人生尋找意義,“其實我也是比較悲觀的,所以看了以后特別對路”。

另一方面,尼采的文風獨特,大量的作品都是格言體、非常有沖擊力,這讓熱愛文學的周國平很高興,那段時間,他邊自學德文,邊閱讀、翻譯尼采的著作。

1986年9月,周國平的第一本尼采專著《尼采:在世紀的轉折點上》出版,隨即引發轟動,一年賣出10萬冊,第一本譯著也賣出15萬冊,在國內掀起一陣“尼采熱”。他說,那時約會如果手里沒有拿著一本尼采,女朋友會嫌棄你沒文化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來源:出版社供圖

他回憶自己第一次講尼采的現場:

1986年的北大辦公樓禮堂,容納千人的教室坐得滿滿當當,周國平剛坐上講臺開講,突然停電了,全場燈都滅了,只剩他身旁的一支蠟燭亮著。

當他講完的一瞬間,電修好了,禮堂里突然燈火通明,全場一片歡呼。那個場景讓他終身難忘。

多年來,周國平的身份在學者、作家、譯者間轉換,翻譯稿在電腦里躺了多年,在他看來,翻譯其實要比寫作所耗費的時間更多:

“我是有潔癖,尤其是文字的潔癖,一個字如果不對頭的話我就會很難受”。翻譯的時候,他往往要拿著兩副眼鏡:一副看電腦,另一副用來看字典和尼采的原著。

經過兩三年的仔細修訂,尼采譯著《悲劇的誕生》《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》《教育何為?》《我的哲學之師叔本華》和《偶像的黃昏或怎樣用錘子從事哲學思考》出版,為了便于讀者理解,周國平為每本書都寫了很長的導言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來源:出版社供圖

他希望現在的年輕人還能再讀一點尼采:

“尼采是屬于青年人的,我說的青年,不只是年齡,更是指品格。青年的特點,一是強健的生命,二是高貴的靈魂,尼采是這樣的人,我祝愿你們也成為這樣的人。”

談碎片化時代

不喜歡短視頻,年輕人要打好底子

生活在十九世紀的尼采曾在書中寫道,自己厭惡匆忙的現代生活,周國平笑說,假如尼采來到現在的時代,“我看他就活不下去了”。

“大家都是在忙,無非是忙兩件事,一個就是賺錢,一個就是和人打交道,交往和職業成了人們的全部生活,起碼是生活的主要部分。”

今年過年期間,他發了一條微博,希望大家在熱鬧之余有靜下來獨處的時間。他覺得,人還是應該有精神生活,有時間整理自己的感覺,這樣才感到是充實的。

在火熱的短視頻平臺,周國平的賬號擁有70多萬粉絲,其實是太太試圖讓他“跟上時代”,但由于經常遭到他的抵制,現在的更新速度也變慢了不少。

因為在他看來,盡管是每天三分鐘,也是一件需要認真對待的事情,“我不愿意說廢話,我想要有內容,要有質量就要花功夫、花心思的”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周國平。 來源:受訪者供圖

面對碎片化時代的閱讀,他也有過疑惑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辦,整天在刷短視頻刷消息傳來傳去的,說實話我是同情的,真的我覺得其實你是浪費了生命”!

他希望年輕人不要光去看那些名人名言的只言片語,而是系統地一本一本把喜歡的書讀下來:

“現在年輕人特別重要一點,就是要打好底子,你打不好底子的話,會被網絡害的。你打好底子以后,網絡可以作為你很好的工具。”

談年輕人與愛情

兩人感情好,稍微清貧一點也沒關系

三十多年過去,盡管時代場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周國平認為,年輕人依然會喜歡精神方面的東西,前段時間他開尼采的講座,和當年一樣熱烈的現場依然存在。

“其實人們對精神是有期待、是有追求的,你更應該給人們提供一個好的精神食物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來源:出版社供圖

因為寫過很多有關人生哲學的文章,所以常有年輕人向他求教人生的焦慮問題,他也總是給出詳盡的回答。

有人說,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怕談戀愛、越來越怕結婚了。

周國平認為,如果是自己生活在現在,他還是會選擇追求愛情。如果追求到了,還是會結婚的。“我寧可物質上貧困,但是我想兩個人感情好,你生活稍微清貧一點也沒什么關系。”

孩子的出生,給他的想法帶來很大的改觀。他覺得讓年輕人因為結婚和生孩子感到巨大的壓力,是這個社會的病。

“我想如果沒有孩子其實是人生一個特別大的缺憾。我有了孩子以后我才有這個體會。他給你的這種快樂、這種滿足,我覺得是其他任何東西不能比的。”

談讀書

青春期,一定要和書戀愛

在周國平的工作室,兩面巨大的書架靠墻而立,桌子上、地毯上,眼睛可見都是書籍。辦公桌旁有好幾摞寫滿字的小卡片,那是他早年手抄的讀書筆記,這樣的卡片還有好幾箱。

“我覺得我是有一個倉庫的——思想庫”。每讀一本書,他都會記下詳細的讀書筆記。

每隔一段時間,他便按照一定的脈絡整理自己的筆記,這樣等真寫書的時候,便有了很多的“半成品”。

前段時間,他受邀準備一系列給孩子們的哲學課,就從自己200萬字的讀書筆記中選出100萬字,分好類以后又開始一遍一遍地篩選,最后精心打磨到17萬字。

周國平坦言,閱讀的習慣是“天生的”,小時候接觸到的書不多,但無論拿到什么書,他都會認認真真地讀。上大學后,他每天以廢寢忘食的狀態讀書,“青春期一定要和書戀愛,這樣一輩子也擺脫不了”。

但他非常反對功利化的閱讀,2019年3月,他出任深圳坪山圖書館館長,對館員們規定,凡是“利”字味兒的書、成功學的書一本都不能進,“誰進了我就開除誰”。

周國平的狀態在很多人看來,依然很年輕,用他的話說,讀書可以養生、養心、還可以養眼,“很多人說我有定力,我說我的定力就是這種內在的精神生活”。

“讀書和寫作的生活、思考的生活,對于我來說已經是我的本能了。沒有這東西我是活不下去的,但有了它們,我別的東西都不在乎了。”

[責任編輯:王嬋嬋]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
熱點關注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
午夜激情影院